文化长廊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桂慧樵:双脚扎根基层的记者
2015-12-17 16:52:06  来源:党建网  作者:杨琨
  在当今我国新闻界出现这样一种现象,一般在50岁以上的记者均慢慢退居采访第一线。然而,在我国交通战线上至今仍活跃着一位两鬓花白的七旬老记者。他从事记者30余年来,双脚扎根基层,用心贴近百姓,解决了有些连地方政府都难以解决的疑难问题数百起,做好事无数,并冒着生命危险和恐吓,为船民、民工讨回工薪和工程拖欠款1.5亿元,发表新闻稿件4000余篇,其中20多篇文章得到国务院和有关部委批转,6篇获总理批示,他所写的长江重大题材的新闻作品在国内引发一次次的冲击波,至今仍余音不绝。他就是被人们称为“长江上最敏感的新闻天线”和“平民钦差”的《中国水运报》退休记者——桂慧樵,带着敬仰和些许疑问,笔者采访了他。
 
  双脚扎根基层的记者——桂慧樵
 
  作者:杨琨
 


 
  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绿色发展正式被列为五大发展项之一。“坚持绿色发展,推进美丽中国建设”提上政府工作议程。为如实反映水上运输在绿色发展中的进展情况和存在的一些问题,进一步落实会议精神。桂慧樵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情,迅速深入一线采访,写了一篇《情况反映》呈国务院及有关部委领导参阅。
 
  从事记者30年来,桂慧樵用敏锐的新闻洞察力挖掘出一个个让人触目惊心的事实真相,他所写的《六十座大桥锁住“黄金水道”》、《长江上是建大桥好,还是修隧道好》、《告警,一江浊水向东流》、《不该熄灭的航标灯》、《长江拉响码头大战的警报》、《水运企业受困三峡大翻坝》、《三峡游船大战何时休》等数十篇专题报道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多家中央媒体和他所在的《中国水运报》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正是这些新闻作品,催使亿万读者满怀深情而又无不忧虑的关注着长江,一些高层领导人从他的字里行间中了解到问题的严峻性后,相继作出整改部署,使相关问题得到扼制。
 
  从未放弃坚守的梦想
 
  “用自己的爱心与实际行动去帮助更多像我以前一样渴望帮助的人”,桂慧樵对于梦想的诠释被收录进了2012年12月28日,由中宣部主管的《党建》杂志特刊“100位中国人的中国梦”中。桂者丹心,樵夫般的韧劲,让桂慧樵几十年如一日,执着于自己的梦想。
 
  他出生时,母亲因产后大出血而离开人世,靠拉板车为生的父亲因无力抚养,将桂慧樵用布裹了几层后装进一只竹篮,依依不舍地放在武昌沙湖边,被一位进城打工的农民捡起,送到花山乡下已有三个千金的桂家。桂家并不富裕,却总把最好的给他。不易的成长路上,家人、社会给予的帮助让桂慧樵从小就感受到了温暖,他将这份爱牢记心中。70年过去了,曾经的弃儿,如今已成为鼎鼎有名的记者,先后还获得了“湖北省先进宣传工作者”、“湖北省新闻工作先进个人”、“首届全国交通系统报刊‘双十佳’”、湖北新闻工作“建设者奖”等多项荣誉。
 
  小圆桌前,桂慧樵正翻看着一本本泛黄的册子。册子里,是他亲自从各种报刊上收集并剪贴的诗歌作品。说起桂慧樵与诗歌结缘,不得不提两个人,一位是著名的长江码头工诗人黄声笑,而另一位则是桂慧樵终生难忘,引导自己走向新闻之路的《长江日报》文艺部老记者张英。
 
  黄声笑是原长航宜昌港的码头工人,写了很多脍炙人口,歌颂长江的著名诗篇,并传遍中华大地,尤其是“左手搬来上海市,右手送走重庆城”的豪迈诗句,让桂慧樵感叹不已,并萌发了想当一名码头诗人的梦想。于是他开始不断地阅读、创作,即使因为“不务正业”被开除团籍,桂慧樵仍未停下手中的笔。经过上百次的投稿、退稿后,他的精神打动了《长江日报》的高级编辑、记者张英。不多久,张英来到武汉港汉口作业区桂慧樵工作的24码头,见他在如此艰辛的工作环境下仍锲而不舍的创作,决心帮助他。在张英的指导下,他一边刻苦自学,一边学习黄声笑诗歌创作的特点,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他创作的《打起号子战大江》、《脚踩浪峰战激流》等反映长江码头工人的诗歌先后在《长江日报》、《湖北日报》等报刊发表。凭借着自己的不断努力和对新闻事业的热爱,桂慧樵被调到了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宣传部当了一名新闻干事。自此,桂慧樵正式踏上了期待已久的写作之路,由于他成绩显著,后又被调到《中国河运报》(现改为《中国水运报》)使他如鱼得水,并十分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记者职业。

[NextPage]
 
  大手笔写大文章
 
  将绿色发展位列五个发展之一,是十八届五中全会为“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又一重大举措。桂慧樵深知船舶是我国环境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而在“十二五”期间,交通运输部将江苏作为柴油——LNG混合动力船舶技术的试点示范省份,并在水上绿色能源的推广应用中取得了卓越成效。五中全会刚一结束,桂慧樵就沿长江而下,碾转京杭运河对沿岸绿色能源的推广运用进行采访调查,并将LNG使用情况及所遇到的问题和解决的办法,写了一篇题为“水运行业推广LNG能源,在发展初期仍需政策推动”的《情况反映》,呈国务院有关部委领导参阅。
 
  尽管如此,对绿色能源推广应用的关注桂慧樵仍没有停止。为了宣传报道作为交通运输部、江苏省“示范工程”两个实施单位之一的江苏鸿运绿色能源有限公司,桂慧樵又马不停蹄赶到南京采访。今年11月8日,他采写的一篇题为《水上绿色能源推广应用的先行者——江苏鸿运绿色能源有限公司发展纪略》的长篇报道占据了《中国水运报》第一版的整个版面,此报道再次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今年3月,从宜昌传来喜讯,在自2014年9月三峡大坝景区门票免费向国内游客开放后,封闭运行逾18年之久的三峡专用公路也对社会开放,桂慧樵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2006年下半年,三峡地区有关旅行社和部门向桂慧樵反映三峡大坝景点有垄断经营的嫌疑,桂慧樵迅速赶赴三峡大坝所在地,进行深入采访调查,并撰写了一篇题为:《三峡旅游凭啥垄断经营?》的深度报道,发表在当年10月1日出版的《求是》副刊《小康》杂志上。报道一经刊出,立即引起全国各大媒体、网站及广大读者、网友的高度关注,文章几经转载,将刚刚开始的反垄断声势推向高潮。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反垄断法学家盛杰民看过报道后为其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桂慧樵您好,我以最激动的心情看了你的有关三峡反垄断报道,非常感谢你以反垄断的角度论证问题,这对有关领导以及广大民众的反垄断意识无不裨益”。此后他又联系清华大学王晓晔等十所名校的12名经济法学界知名学者,向国务院上书呼吁打破三峡道路封锁与旅游垄断。为打破三峡旅游垄断,桂慧樵发起了“反垄断联盟”,宜昌地区数十家旅行社纷纷参与,此后几年中,桂慧樵与全国各地相关人士、学者们一起坚守,从未放弃,终圆三峡的大坝景点免费公路开放梦。《人民日报?海外版》还以《三峡大坝免了门票赚了人气》为题,特别点赞了桂慧樵对此作出的贡献。
 
  上世纪80年代末至今,这个长期“身背一个大包,肩挎一个摄影包,有时还带着治疗仪,在船员之间来回奔忙”的记者早已被长江边的人所熟知。由他第一个打响的“三大战役”(“鳗苗大战”、“黄砂大战”、“川煤大战”)使长江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国务院所属交通部、水利部等5个部门派出联合调查组赶赴现场实地调查,并及时制定出整治措施,使问题得到了扼制。
 
  1995年秋,一篇题为《告警!一江浊水向东流》的特稿被《中国青年报》刊发后,宛如一颗炸弹炸响在长江上空,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治理长江流域水污染引起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和时任国务委员、国务院环委会主任宋健的高度重视。第二年春,中国科技协会等单位在武汉召开的《长江流域在经济大发展下的生态与环境问题对策研究》课题立项座谈会上,桂慧樵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在当年召开的全国政协第八中全会上,31名委员联名在《建议立即开展长江流域经济大发展下的生态环境对策研究》报告上签字,整治长江流域水源污染活动就此展开。
 
  1995年春节期间,长江航道阻航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国家有关部门作出“九五”期间投资50亿元人民币治理长江航道的规划。这一规划的提出,让长江航道阻航问题的综合治理得到了保障,也让顶着寒风在春节期间奔忙在阻航现场采访的桂慧樵放下了悬着的心。
 
  这年春节,长江碾子湾航道因受枯水期和石首向家洲自然裁湾等因素的影响,发生了罕见的阻航事件,上千艘过往船只被迫抛锚待航,沿线一些电厂、钢铁厂等企业急需的物资无法按时运达,致使这些企业面临停产的危险。桂慧樵得知后,大年初二便赶赴数百里外的现场。他最先报道的《长江面临断航的危险,千余名职工奋战在战枯水第一线》经新华社发布后引起国务院和交通部领导的高度重视,并作出批示:各级领导应深入现场,千方百计不断航。这时,有个别领导甚至对桂慧樵的这种举动不太理解,说他捅了长江的漏子,让他迅速回来,但桂慧樵再三向社领导请求,说明此时记者的责任与担当。就这样他一连20多天,一头扎到碾子湾,同航道、港监、船舶等职工同吃同住,并深入水利、航道、港监、航运等30多家单位和沿线部分企业采访。他撰写的《长江“梗阻”原因何在?》等专题报道,经《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交通报》、《湖北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刊发后,一时间,长江航道阻航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并再次引起了国家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就是不当这个记者,我也要把这篇稿件发出去!”有一年汛期,长江下游江苏境内的江阴市开发区在未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擅自搞起了“围滩工程”。桂慧樵深知这一行为不仅违反了国家的有关规定,而且还将会危机长江干堤安全。他立即从哈尔滨赶赴围滩现场,通过调查取证,戳破了江阴市某开发区主任将本已快完工的长江围滩工程,反说没有开工的谎言。当得知桂慧樵写了一篇题为《长江岂容擅自围滩搞开发》的专题报道后,他们立马动用关系阻止稿件发表,于是桂慧樵说了上述这句话,并顶住压力将稿件发至《人民日报》、《中国改革报》。报道一经发出,立即引起了国务院和水利部领导的高度重视,责令江苏省政府一周内将围滩拆除。
 
  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广东与海南两省在琼州海峡经营的客滚船运输为了各自利益,沿用了十多年的“运力对等”、“经济对等”老模式再度上演,并引发了一次次因港口配载不公而引发的船舶车客争夺战。
 
  2012年2月21日,桂慧樵接到从海南发给他的一条有关琼州海峡海口秀英港配载不公的手机短信,随后的几个月中,桂慧樵不辞辛劳多次奔忙在琼州海峡广东海安港与海南秀英港之间,了解事实真相之后,撰写了《秀英港配载不公谁来管?》、《琼州海峡客滚船车客争夺战》的长篇报道,分别发表在2012年3月23日和4月4日的《中国水运报》头版。文章发表后,引起交通运输部、广东与海南两省有关领导的广泛关注与重视。
 
  随后,交通运输部多次进行协调、组织召开会议,并作出安排部署,使问题逐步得到解决。事后,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局长宋德星称赞桂慧樵是《中国水运报》记者贴近基层的典范。时任交通运输部安全总监宋家慧也曾在电话中对桂慧樵说:“老桂,你这么大的年纪,还在关注琼州海峡的客滚运输市场,我非常敬佩你的这种精神,我应向你学习。”
 
  从小在长江边长大的桂慧樵,对这条“母亲河”有着深沉的爱,成就与问题共存的长江给他提供了富饶的新闻矿藏。有关他的长江问题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些报道一次次牵动了人民的神经,唤醒着国人对长江的忧患意识,其中有许多文章已无可争议地作为“第一”被载入中国新闻史中。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副局长、现任《党建》杂志总编辑的刘汉俊曾这样评价桂慧樵的长江系列报道:“他的呼吁和警醒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引起主管部门的注意,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也遭到不良者的嫉恨。他就像一尊巨大的感叹号,让人们一次次感到舆论监督的力量!”

[NextPage]
 


 
  为民请命 爱洒人间
 
  一个见义勇为的人,如果仅仅被说成无辜的受害者,这难道不会让人心寒吗?1994年3月的一天,汉口开明路集贸市场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不少新闻媒体就事论事做了一般性的新闻报道,有的记者为提高案件的关注度,更是大肆宣扬事件的残酷性。事发当天,桂慧樵正在汉口的一所医院理疗腿伤,他无意间得知了7名群众在开明路遭到一个歹徒砍伤的事件,桂慧樵马上意识到这是一起恶性刑事案件,他抱病赶至案发现场。几天后,《白发喋血正气歌》等文章在《工人日报》、《法制日报》、《中国水运报》等媒体发表,立即引起当地政府有关领导的关注,案件凶手被判为死刑,而王秀凤等人被评为见义勇为的英雄。后来湖北人民广播电台“今夜不寂寞”栏目请王秀凤的丈夫郑先生讲述桂慧樵采写见义勇为群体的经过时,郑先生激动地说:“桂慧樵是个把爱心奉献他人,奉献给渴望他帮助的人的优秀记者,是新闻战线上的‘吴天祥’,社会需要这种为正义呐喊的人!”
 
  有一年的10月,由桂慧樵撰写的题为《寻找回来的阳光世界》、《“您好,这里是‘倾心热线’”》等报道分别在《工人日报》、《中国妇女报》和《湖北日报》等媒体刊登,稿件一经发出,报道中的主人公——秋云,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一时间,武汉残疾姑娘秋云自费装机,办“倾心热线”的事迹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对秋云来说,桂慧樵可谓是她的“贵人”。
 
  桂慧樵在得知秋云的坎坷经历后,同情心和身为记者的责任感促使他同秋云取得联系,除多次来到秋云经营的“诚诚”副食店与秋云探讨人生外,桂慧樵还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1300元帮助秋云开通了“倾心热线”。热线开通仅仅100多天时间,秋云就接通了上万次热线电话,收阅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达2000多封,同时接待来访300多人次。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李克强,曾多次前来看望并鼓励秋云。同年12月,秋云在人民大会堂作了题为《用心灵之光照亮他人》的报告,受到当时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和当时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亲切接见。 第二年,秋云被授予“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等光荣称号。
 
  随着桂慧樵关心平民百姓的报道日益增多,更加深了他在百姓中的亲和力和影响力。他的一位好友曾这样说道:其实桂慧樵是个平凡的人,和我们大部分的人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并没有得到上天特别的恩赐。他之所以获得如此成就,完全是凭着一颗情系百姓的心和忠于职业道德的良知。
 
  “桂记者,今天船闸已赔给我们20万元,如不是你出面,我们一分钱也拿不到,真心感谢你的帮助与关心。”这是今年6月15日船员梁飞圣发给桂慧樵的一条信息。今年5月30日凌晨3时许,京杭运河某船闸在大雾天放行船舶,致使梁飞圣的单机船在下行过闸时,与下引航道待进闸的船队发生碰撞,导致船员张某不幸落水死亡。事件过去已8天,船闸一直未对此事作出解释,并说此事故是由本船操作不当引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梁圣飞便打电话联系到了为百姓办实事的桂慧樵记者。桂慧樵得知情况后,立即与船闸及其上级有关领导和海事部门联系,了解并通过协商解决的办法,经过多次沟通,在桂慧樵不懈的努力和各方领导的关心下,最终该单位拿出20万元作为补偿,使船员感动不已。
 
  2013年2月19日,《中国新闻出版报》二版头条刊发了一篇题为《<中国水运报>记者十余年为船民讨薪过亿元》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而这一报道也正是桂慧樵情系百姓的生动写照。多年来,桂慧樵克服腰腿疼痛的老毛病,带着治疗仪,冒着生命危险和恐吓帮船员、民工追讨回薪水、工程拖欠款1.5亿元,桂慧樵从不图任何回报,有时还倒贴路费,和船员一起住20元一晚的旅馆。一次他为了讨债,被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抓住,扬言要把他丢到江里,幸亏被人拦住,才免于遇难。
 
  四年前,江苏淮安的船民为上海某工程局在浙江温州承包了5000多万元的围滩吹填工程,如今工程已完工两三年了,承包方除给了部分工程款、船用油款和民工工资、生活费用外,还有上千万元的款项没有到位。在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船员们联系到了《中国水运报》记者桂慧樵。几个月来,经桂慧樵多次协调,并向有关部门反映,今年7月,承包方一次性付给船民工资和工程拖欠款500万元,并承诺剩余款项春节前后付清。
 
  在桂慧樵看来,行善如饮水,日日不可停。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和平民情节让他成为了百姓心中的知心人,成为了百姓心里的“平民钦差”。他曾怀着满心愤慨写下《澳大利亚朋友惊叹:武汉出租车要价惊人》的报道,经《武汉晚报》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司机被严厉处罚并赔礼道歉,退回了多收的钱,使外国友人感叹不已,称赞武汉很注重精神文明;他撰写的一篇发表在《人民日报》的题为《再现明式家具辉煌的人》让郁郁不得志的阎民怡引起世人的关注,助他打破两项世界吉尼斯纪录;他笔下的《伟大的母亲:时莉娜》让濒临绝望的母亲看到了生的希望;他多次前往唐山曹妃甸为无辜的船民请命,曾被曹妃甸区人民法院判为没收的外地13艘运砂船,经桂慧樵深入调查采访,并写了一篇题为《曹妃甸海砂盗窃案判决之争》的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重视,最终经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真审理后打回重审,并归还了部分被没收的运输船;去年5月,在安徽淮北市发生了一起合同诈骗案,杜集区公安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无辜扣押江苏10艘与案件无任何关联的运输驳船长达16个月之久,桂慧樵接到船员求助信息后,来回奔忙在案件之中,多次找到相关部门了解情况,并说明不应当扣押驳船的理由,从而引起办案人员的重视,最后市、区两级法院终于作出:扣押的船只不属于涉案财产的判决。今年9月下旬,被无辜扣押的驳船终于得以发还。

[NextPage]

 
  自费设立“慧樵新闻奖”
 
  一个极为普通的桌子,几把再简单不过的椅子,桂慧樵的家中找不到任何贵重家具和摆设。小桌子上面铺满了材料,桂慧樵难掩心中的喜悦,正在为学生们修改准备发表的稿件。
 
  虽已退休多年,桂慧樵仍心系新闻学子,把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让在异乡求学的学子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一名现已大四的学生在给桂慧樵的信息中写道:认识您是我一生的幸运。
 
  2013年8月,由中宣部和教育部启动了高校与新闻单位从业人员互聘“千人计划”活动,桂慧樵被选派到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任教。一直没有进过大学门的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站上了大学讲台。
 
  从采访一线到课堂,桂慧樵以他丰富的记者从业经验,惯有的亲和力,倾尽所能的去帮助学生。每当有朋友、同事提醒桂慧樵注意休息时,他总是摆摆手说:“和学生们在一起让我年轻了不少,我们也是在互相学习啊”。
 
  为激励广大新闻学子写稿的热情,也为自己的心愿付诸实践。2013年11月8日记者节的这一天,桂慧樵在给院领导的来信中写道:“尽管我不是企业家,家庭也并不是很富裕,但我有一颗热爱学子们的赤诚之心,为了激励学子们胸怀大志,多实践,多写稿,写好稿,从今年开始我将每年(暂定5年)从退休金中拿出2万元,作为学院用于评选学生优秀新闻奖的资金,为使我们民族大学更有向心力和凝聚力,尽我的一份微薄之力。”考虑到桂慧樵生活并不富裕,院领导曾劝他不要捐这么多,但桂慧樵的态度始终坚决。据悉,“慧樵新闻奖”是我国目前首个由记者在院校设立的新闻奖项,该奖项自去年正式设立以来,使该校新闻学子的写稿热情得到极大地发挥,稿件质量也在不断提高,两年来,先后共有20多名学子获得此殊荣。
 
  不仅如此,他还对学生非常慷慨。有一位家庭十分困难的学生想去南方某报社实习,桂慧樵得知后急忙掏出身上仅有的400元给她做路费,使这名学生感受到莫大的关怀与感动。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刘为钦对桂慧樵的这种精神赞不绝口,他说:“桂老师,您真是我们时代的精神脊梁啊。”
 
  呼唤更多的桂慧樵
 
  “呼唤更多的桂慧樵”是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翟慧生2010年10月,在廖武洲为桂慧樵撰写的一本人物传记——《从弃儿到无冕之王》所作序的题目。
 
  翟慧生曾说:从桂慧樵身上,不难看出,他的成功不仅仅是“作文”的成功,更是“做人”的成功。他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称职的好记者,还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关心国家、关心社会、关心人民疾苦的正义记者。我国目前处于转型时期,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需要记者们去记录,去传播,更需要向桂慧樵那样去践行社会正义、弘扬社会正气。
 
  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副局长、现任《党建》杂志总编辑的刘汉俊在读罢作家杨豪为桂慧樵撰写的一本传记《长江,忧患的母亲河——桂慧樵守护长江纪实》后,深受感动,当即写道:桂慧樵对长江的情与爱,对长江之劫与觞的痛与恨,都凝聚在那每一次的跋山涉水,每一次的饮风餐浪、每一次的喜怒哀乐之中。对长江水灾戗害的忧伤,对长江生态的忧思,……浓重的忧患意识和强烈的责任意识跃然纸上。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可以为了解决船员燃眉之急连续好几年不在家过春节,他可以为了帮民工讨债不顾腰腿的疼痛,他可以为了培养新闻学子紧衣缩食,为更好地激励下一代新闻人,他甚至可以放弃与学生合写稿件中第一记者的称呼。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原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栗国安曾这样评价桂慧樵:文如其人,人如其文,为人为文,相得益彰。高尚的人格力量成为桂慧樵新闻实践的内在动力,促使他从道德评判的角度去深化作品的主题。
 
  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了解桂慧樵的事迹后,颇为重视。随后,省委宣传部领导作出“桂慧樵同志应组织宣传”的批示。
 
  新闻工作对于桂慧樵来说,与其说是一份职业,不如说是一项浸透着他的全部人生体验并为此长期奋斗的事业。他总是把他的工作和长江的命运、祖国的命运自觉联系在一起,在这项崇高的事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生活的意义。
 
  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对桂慧樵为交通事业所作出的贡献表示肯定与赞赏,在给桂慧樵的回信中写道:希望您一如既往,撰写好新闻,传递正能量,唱响主旋律,为实现交通运输安全高效绿色协调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是啊,桂慧樵在新闻这条道路上行走了30余年,他双脚扎根基层,用心贴近百姓,即便已两鬓染霜,但一颗回报社会的心从未改变。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尹航曾在《记者的“多彩人格”——一名新记者的小感言》这篇文章中写道:在这方面,很多新闻前辈都给我们作出了很好的榜样。其中既有范长江、穆青这样的新闻大家,也有很多不为大家熟知的优秀新闻人。《中国水运报》老记者桂慧樵,66岁高龄依然活跃在采访一线,十几年来,桂慧樵遭到过围攻,受到过威胁,但他从未畏惧退缩;他帮人无数,但从不收取分文……我想,不是所有记者都能成为范长江那样的大家,但所有记者,尤其是年轻记者,都应自觉像桂慧樵那样在普通岗位上坚守高尚品格。
 
  《中国交通报》原社长李智(李长青),曾在《新闻写作窗》中发文《从桂慧樵说到名记者》,在文中这样写道:时代呼唤着名记者,读者呼唤着名记者。名记者意味着好作品,名记者意味着传媒的高档次。名记者,在传播媒介来说,多多益善。
中国水运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中国水运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水运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水运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新闻
图文报道
中运推荐
电子报
每周舆情
政策法规
© 2017 中国水运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欢迎订阅
新闻热线:027-82767110   公告声明:027-82830904   船民直通车热线:027-82780546   发行热线:027-82767977
办公地址:武汉市沿江大道147号   邮编:430014   E-mail:zgsyb@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