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廊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文学的零度:论佩索阿的“异名”写作
2017-02-27 14:04:54  来源:中国水运网  

  一、

  小说创作的奥秘,如果不是那位很少现身、却又无时不在的叙述者,还能是什么?小说,从来都不该被简单地划定为情节、人物、描写的罗列;它不是借助结构单元组合而成,而是在叙述者发出的声音中融贯于一体。将所有小说——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组合成一个大的文类,虚构无疑是本质要素,但虚构一词并未说出小说的全部,甚或只言及了表面。真正将所有小说凝集于一体的,是小说家在小说中设计的那位叙述者的声音。应当迎向一种小说声音学,而不是小说叙事学。

  传统小说的叙述者发出一个匀质、整一的声音,具有无个体化的普遍特性。而在现代小说中,一种具有自我意识的声音被特意设计出来,它既不能等同于小说中某位人物发出的声音,也无法与小说家特定的表达方式划上等号(虽然与后者紧密相关)。借此,我们也就能将现代小说与后现代小说区分开来。无论后现代小说所使用的是何种技法——拼贴、反讽、元小说……——都是对同一叙述声音的瓦解:失去统一性(拼贴)、自我调侃(反讽)、自我指涉(元小说)……

  如果说,小说中那位无时不在、只偶尔现身的叙述者是小说家个人身份的某种乔装打扮,——因为无论就何种目的,叙述者的声音永远都带着小说家个人的腔调,如果我们将小说看成由这位叙述者言说生成——那么小说的风格(罗兰·巴特在《写作的零度》所言的来自于个体经验的纵向必然性,形象、叙述方式、词汇等)无疑带着小说家个人的印记。也即是说,虽然小说家可以创造与自我个性完全殊异的人物,但那位潜在的叙述者也只能在某些程度上发生偏离,而无法与小说家本人彻底无关。

  二、

  因为小说创作本身具有的这种无可调和的矛盾:小说家虽然可以发出任何人的声音(让我们允许这种极限),但完构这个声音还是需要借助于小说家本人所储备的词库、用语习惯与叙述方式;小说因而无法完成一种绝对异质的、与小说家本人完全无涉的“零度”文本。但这种文本的“零度”实则已经通过诗歌出现在费尔南多·佩索阿的“异名”写作中。当佩索阿借助于阿尔伯特·卡埃罗、里卡多·雷耶斯、阿尔瓦罗·德·坎波斯等异名进行诗歌创作时,他不是将作品仅仅冠于他们的名下,而是为每一位异名者设计了生平、思想和写作方式。(来源:新浪读书)

【责任编辑:廖琨】
中国水运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中国水运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水运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水运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新闻
图文报道
中运推荐
电子报
每周舆情
政策法规
© 2017 中国水运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欢迎订阅
新闻热线:027-82767110   公告声明:027-82830904   船民直通车热线:027-82780546   发行热线:027-82767977
办公地址:武汉市沿江大道147号   邮编:430014   E-mail:zgsyb@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