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廊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普鲁斯特丨很多人不珍视“似水流年” 一个个像丢了魂
2017-02-27 14:08:23  来源:中国水运网  

  法国意识流小说大师马塞尔·普鲁斯特,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曾说:“一位作家作品的深度,得由穿透作家心灵痛苦的深度来决定。”

  在生命的最后十五年,他倾尽精华与智慧,去证明这个真理。直至人生的最后时刻,长达200多万字、分为七大卷的鸿篇巨制《追寻逝去的时光》(另译《追忆似水年华》)创作完成,堪称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在回忆之流中,作者以心理时间的形成复活了自己所经历过的实际时光,书中呈现的岁月,是漂泊的人生光影,有生死的阴郁苍茫,也有至美的世事。

  王小波曾这样评价:“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愉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我所认识的人,都不珍视自己的似水流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件东西,所以一个个像丢了魂一样。”

马塞尔·普鲁斯特

  马塞尔·普鲁斯特  由于“逝去的时光”体量过大,这部巨作也堪称西方文坛的《红楼梦》,以难以阅读闻名。小说三分之一的句子超过10行,最长的句子有394个法文词、2417个字母。网友分享读后感称:“阅完如同历经新生。”而大部分读者未能坚持到最后,便匆匆作罢。法国作家法朗士更感叹:“人生太短,普鲁斯特太长。”

  在普鲁斯特离去94年的今日,我们决定通过《追寻逝去的时光》这部丰繁浩瀚的作品,走进他的书房。以下内容,摘选自《普鲁斯特书房》(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9月)《普鲁斯特谈文学》一章,该书以笔记本的形式整合了《追寻逝去的时光》的经典段落,由法语翻译家周克希编译,简短易读,皆是“文学”美妙的影子……

《普鲁斯特书房》

  《普鲁斯特书房》  乔治·桑

乔治·桑

  乔治·桑  妈妈坐在我的床边;她手里拿着《弃儿弗朗沙》,淡红色的封面和很费解的书名,使它在我眼里自有一种独特的个性,一种神秘的魅力。在这以前,我还没有读过真正的小说。我听说过乔治·桑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小说家,于是我就想象《弃儿弗朗沙》中一定有着某种难以形容的、无比美妙的东西。旨在撩拨好奇心或同情心的叙事,让人感到悸动和惆怅的描写,稍有经验的读者当然能看出,许多小说都这样,可是,在我眼里——我不是把一本新书看作许多书中间的一本,而是看作一个独一无二的人,仅仅由于自身的理由而存在——那正是《弃儿弗朗沙》的精华所在,是它的动情之处。那些日常生活的情节,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最常用的词儿,却仿佛有一种奇特的语调,一种铿锵的声音。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乔治·桑(1804—1876),十九世纪法国女作家。主要作品有《安蒂亚娜》《木工小史》《康素爱萝》《安吉堡的磨工》《魔沼》《弃儿弗朗沙》等。

  法朗士

法朗士

  法朗士  这种发音方式,恰恰对应着他在散文中遣词造句的方式,他爱把喜欢的词放在突出的位置,前面有所谓的空白,而这些按文句总体韵律精心安排的词,读者必须注意到它们的时值,才能感受到它们的节奏。[……] 这种语调在文章中并未特地注明,全无标记可寻,然而它是词句所固有的,你不能换一种方式去读这些词句,这是作家身上稍纵即逝却又最深刻的东西,它印证了他的真性情,我们能透过峻刻的笔触看到内心的温柔,透过佻薄的行文看到细腻的情感。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二卷《在少女花影下》)

  法朗士(1844—1924),法国作家、文学评论家、社会活动家。1921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主要作品有《金色诗篇》《波纳尔之罪》《文艺生活》《黛依丝》《诸神渴了》等。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  天边浮着一朵乌云,但阳光依然朗照在广场上,同时把圣器室也照得亮晃晃的,专为这一庄严时刻铺上的、德·盖尔芒特夫人正含笑走在上面的红地毯,被阳光蒙上了天竺葵的色调,呢绒上平添了一层粉红色柔和的光影,一层光线的被面,这种温柔的情调,这种体现于豪华和欢乐中的令人肃然起敬的亲切气氛,在《罗恩格林》的某些乐段,在卡尔帕乔的某些画幅里都能看到,它也使我明白了波德莱尔为什么会用甘甜这个词来形容小号的声音。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波德莱尔(1821—1867),十九世纪法国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主要作品有《恶之花》《巴黎的忧郁》《美学珍玩》《浪漫派的艺术》《人造天堂》等。

  塞维涅夫人

塞维涅夫人

  塞维涅夫人  塞维涅夫人向我们展示事物的方式,跟埃尔斯蒂尔是一样的。她不是一开始就依据事物的起因来诠释它们,而是按照我们感知的顺序来展现它们。不过就在这个下午,当我在车厢里重新读到下面这封弥漫着月光的信时,我心头已经不胜欣喜地看到了《塞维涅夫人书信集》中一种稍后我称之为陀思妥耶夫斯基意趣(难道她不是如同他描绘人物那样,以同样的方式描绘了眼前的景色吗?)的东西:

  我无法抵御月光的诱惑,穿戴整齐,出门来到屋外的林荫道。其实我没必要穿那么多,街上气温宜人,一如卧室里那么舒适。但眼前却是一派光怪陆离的景象,修道士们身穿白袍黑衫,几个修女或灰或白,东一件衬衣西一件短衫,还有那些直挺挺的隐没在树木间的身影,等等等等。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二卷《在少女花影下》)

  塞维涅夫人(1626─1696),法国书信作家,出身贵族,十七世纪书简作家的代表。代表作为《书信集》。

  托马斯·哈代

托马斯·哈代

  托马斯·哈代  我重新拾起托马斯·哈代小说中的石匠的话题。“您当然还记得《无名的裘德》,您有没有注意到,在《心爱的人儿》中,父亲从岛上采下的石头,先运到儿子的工作室堆放起来,后来也成了雕像;在《一双湛蓝的眼睛》中,墓和船的写法都是相似的,两个年轻人和他们所爱的姑娘的尸体,位于相邻的车厢里,《心爱的人儿》中一个男人爱上三个女人,这跟《一双湛蓝的眼睛》中一个女人爱上三个男人也很相似,等等等等,总之,您注意到了吗,所有这些小说是可以相互叠合的,就像在小岛采石场上竖直堆叠的石屋。”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五卷《女囚》)

  托马斯·哈代(1840—1928),英国诗人、小说家。主要作品有《德伯家的苔丝》《一双湛蓝的眼睛》《无名的裘德》《还乡》《卡斯特桥市长》《韦塞克斯诗集》《早期与晚期抒情诗》等。

  斯当达尔

斯当达尔

  斯当达尔  我读了《巴马修道院》以后,巴马就成了我最想去的城市之一,它的名字在我心目中是紧致、光滑、柔美的,而且是浅紫色的,要是有谁对我讲起巴马城里某座将要接纳我的房屋,他就会引得我满心欢喜地想象一座光滑、紧致、浅紫色的柔美的住所,它跟意大利任何一座城市里的住所都不相干,因为我只是借助于巴马这个发音低沉、密不透风的名字,借助于我赋予它的斯当达尔情调和紫罗兰色泽而把它想象出来的。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斯当达尔(1783—1842),十九世纪法国作家。主要作品有《拉辛与莎士比亚》《阿尔芒斯》《红与黑》《巴马修道院》等。

  雨果

雨果

  雨果  倘若仅就我们的内心而言,诗人说生活扯断“神秘之线”是言之成理的。但是更真确的说法是,生活不停地在人与人、事与事之间编织这些神秘之线,让它们穿梭交叠,愈织愈厚,直到过去生活中的任何一个点和所有其他的点之间,都存在一张密密匝匝的回忆之网——循着网络寻找,就能找到那个点。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七卷《寻回的时光》)

  雨果(1802—1885),十九世纪法国作家。主要作品有《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海上劳工》《笑面人》《九三年》等。

  陀思妥耶夫斯基

陀思妥耶夫斯基

  陀思妥耶夫斯基  这种全新的美,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中具有同一的特征: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女性(如同伦勃朗画中的女性一样独特),神秘的脸上令人愉悦的美,转瞬间会——仿佛那种美她是装出来似的——变成一种令人惊骇的傲慢无礼(尽管她骨子里还是个善良的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带给这个世界的是一种新颖的美,正如弗美尔在他的画中创造了犹如我们心灵一般的东西,让我们看到了衣料和场所的某种色彩,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中,不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人物,而且出现了前人不曾这样写过的住宅,《罪与罚》中的凶屋和它的看门人,难道不是写得跟罗果静杀死纳斯塔西娅·菲利波芙娜时的那座又长又高又空旷的阴暗的老宅,那座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经典的凶屋,同样的精彩吗?一座住宅的这种令人心悸的新颖的美,这种跟女性脸庞混合在一起的新颖的美,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带给这个世界的独一无二的东西。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中,我发现有些深不可测的井,而那些井都打在人类灵魂的几个孤立的点上。他是位伟大的创造者,他所描绘的世界确实就像为他而创造的。

  (摘自《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五卷《女囚》)

  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1881),十九世纪俄罗斯作家,与列夫·托尔斯泰齐名。主要作品有《罪与罚》《白痴》《群魔》《卡拉马佐夫兄弟》《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等。(来源:新浪读书)

【责任编辑:廖琨】
中国水运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中国水运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水运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水运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新闻
图文报道
中运推荐
电子报
每周舆情
政策法规
© 2017 中国水运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欢迎订阅
新闻热线:027-82767110   公告声明:027-82830904   船民直通车热线:027-82780546   发行热线:027-82767977
办公地址:武汉市沿江大道147号   邮编:430014   E-mail:zgsyb@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