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廊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文学心灵的深度碰撞与对话
2017-02-28 12:59:50  来源:中国水运网  

  自1999年始,长期供职于在图书界颇具影响的《中华读书报》资深记者舒晋瑜,一直坚持对重要作家的深度文学访谈。近期刚刚出版的《说吧,从头说起》,就是舒晋瑜文学访谈成绩的一种集中展示。

  能够长时间跟踪当代文学的发展脚步,舒晋瑜所葆有的,自然是一颗文学心灵。在这个意义上,舒晋瑜对于这些重要作家的文学访谈,应该被视为文学心灵之间一种真切的碰撞与对话。访谈过程中那不时迸溅出的智慧火花,可助益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些被访谈作家的思想艺术世界,另一方面,也能够积极有效地推动当代文学创作向更纵深处掘进。

  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舒晋瑜都可以说是中国图书界名副其实的资深记者。自1999年始,舒晋瑜一直坚持对重要作家的深度文学访谈。近期刚刚出版的《说吧,从头说起》,就是舒晋瑜文学访谈成绩的一种集中展示。

  通透文学史眼光

  深度阅读访谈对象

  要想高质量地完成这样一系列文学访谈,舒晋瑜最起码进行三方面充分的准备工作。首先是访谈对象的择定。从当下众多的作家当中,选择数量特别有限的访谈对象,所凸显出的,正是舒晋瑜文学眼光的深入独到。王蒙、贾平凹、莫言、陈忠实、王安忆、铁凝、韩少功、格非、张炜、阿来……访谈者业已具备了一种高端通透的文学史眼光。早在莫言刚刚获得诺奖的2012年末,在一篇关于莫言获奖的文章中,舒晋瑜就曾经明确提出过当下时代已然形成了一个“汉语写作高原”的命题。“一方面,我们当然要肯定莫言小说创作上的突出成就,但与此同时,我们更应该清醒地意识到,莫言的获奖,与他背后所实际存在着的一个汉语写作高原之间,存在着某种无法剥离的重要关系。”

  其次,舒晋瑜还必须对于这些访谈对象的主要作品进行深度阅读。制约访谈成功与否的关键性问题在于,舒晋瑜对于访谈对象的文学创作有一种真切的理解与把握。这一点,非常突出地体现在舒晋瑜每一次访谈所写的采访手记中。比如,关于迟子建的小说创作,舒晋瑜写到:“她带给人们的多是温暖和阳光,有时忧伤,是秋风掠过般的悲凉。近来迟子建作品中的‘秋意’渐浓,变成冬日刺骨的寒意,犀利地穿透人生。”

  说到迟子建,2002年的那次车祸是绕不过去的,她的丈夫在车祸中遇难。很大程度上,正是车祸这一意外事件的袭击,对迟子建的小说创作产生了根本性的制约和影响。清人赵翼所谓“赋到沧桑句便工”,其实在这个意义上也能够获得合理的解释。迟子建之所以会发生“中年变法”,会相继写出如同《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与《晚安玫瑰》这样倍具苍凉气息与悲悯情怀的中篇力作来,当与此点存在着紧密的内在联系。唯其因为舒晋瑜早已对此了然于胸,所以,她才会在采访手记中对迟子建小说创作中的“秋意”渐浓做出准确到位的判断。

  舒晋瑜对其他访谈对象的论断评判也多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关于贾平凹,舒晋瑜手记中写过这样一段话:“‘病’是他笔下的常态。因为病,他承受异于常人的苦痛和折磨;因为病,他对于世界的感受更为敏感和孤独;因为病,他的作品呈现一种虚幻柔弱之美。”能够敏感地抓住“病”字来切入对于贾平凹文学创作的把握,所充分见出的,正是舒晋瑜一种特殊的艺术感悟力。

  两颗文学心灵间的

  深度碰撞

  文学访谈的顺利完成,还需要具备相应技巧能力。访谈者必须善于审时度势,能够根据采访现场的具体情况,及时准确而又犀利地提出访谈对象感兴趣的话题,使访谈真正地成为两颗文学心灵之间的深度碰撞。

  比如,关于一向都为人所称道的莫言文学想象力的问题,舒晋瑜问道:“无论故事的氛围是荒诞无稽还是鬼怪精灵,作品丰富的想象空间与澎湃辗转的词锋总是能叫人惊叹不已—一提到您的作品,评价总是离不开想象力。尤其在《学习蒲松龄》中,从书名到内容都是对中国民间想象传统的一种回归。有评论说‘莫言的想象力之独一无二在小说界可谓是尽人皆晓’。您怎么看?”莫言的回答是:“每一个时代的作家都有独特的想象力。我在2012年担任‘柔石短篇小说奖’的评委,发现每一个作家的想象力各具特点。我是比较土的想象,离开乡村和农业就没有想象的材料。有人说写作就是天马行空,这是狂妄之言。创作必须借助物质的材料才可展翅飞翔。”“每个人的想象力是有限的,想象是很物质的东西,即使胡思乱想,也要有物质依托。我的想象力凭借什么?马牛羊鸡犬豚,高粱地玉米田……”艺术想象力的异常发达,是莫言小说创作一个突出的特点所在。舒晋瑜此问,可谓切中了要害。

  贾平凹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小说与散文创作成就均很突出的两栖作家,访谈中,舒晋瑜自然不会忽略这一方面的探究与追问:“您在散文上的成就不亚于小说。作为《美文》主编,您对散文这一文体如何看待?”贾平凹的回答是:“小说可能藏拙,散文却会暴露一切,包括作者的世界观、文学观、思维定式和文字的综合修养。我以前研读别人的小说,总要读他小说之外的文章,希望从中寻到一些关于他的规律性的东西。我所写的都是自己在生活中真正体悟的东西,没有了那么多的抒情和优美,拉拉杂杂,混混沌沌,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看似全没技法,而骨子里还是蛮有路数的。这话真不该我来说,我说了,我的意思是我对散文的另一种理解。人站在第一个台阶上不明白第三第四个台阶上的事,站在第三第四个台阶上了却已回不到第一个台阶上去。读散文最重要的是读情怀和智慧。”

  舒晋瑜的《说吧,从头说起》这部文学访谈录的确有着不俗的思想艺术品味。其意义不仅在于能够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当下时代的中国文学,而且对于未来的文学史建构也提供了诸多重要的史料信息。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完全可以把舒晋瑜这样一种别具深度的高端文学访谈,干脆如白烨所言视之为一种“别样形态的文学批评”。对着如此一部富有艺术智慧的文学访谈录,“读吧,从头开始”。(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徐博】
中国水运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中国水运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水运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水运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新闻
图文报道
中运推荐
电子报
每周舆情
政策法规
© 2017 中国水运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欢迎订阅
新闻热线:027-82767110   公告声明:027-82830904   船民直通车热线:027-82780546   发行热线:027-82767977
办公地址:武汉市沿江大道147号   邮编:430014   E-mail:zgsyb@vip.163.com